<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爱探险的朵拉 >

佩奇朵拉VS哪吒悟空文化产品吸引力何在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9-27 10:13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4月10日,山东省科学技术厅等7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快推动山东省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的实施意见》的通知,通知旨在深入贯彻国科发《关于促进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的指导意见》文件精神,促进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全面提升文化科技创新能力,推动全省文化产业高

  4月10日,山东省科学技术厅等7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快推动山东省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的实施意见》的通知,通知旨在深入贯彻国科发《关于促进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的指导意见》文件精神,促进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全面提升文化科技创新能力,推动全省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通知指出,山东“到2025年,建成50家左右特色鲜明、示范性强、管理规范、配套完善的省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100家左右拥有知名品牌、引领行业发展、竞争力强的省级文化和科技融合领军企业”。

  山东省动漫行业协会会长、山东世博动漫产业集团董事长王振华长期关注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他对这个通知下发表示高兴:“我们中国的文化艺术水平很高,但产业发展不足,而振兴文化产业必须依靠高科技,依靠大型骨干企业,通知重视打造文化和高科技融合发展企业,支持互联网信息技术在印刷出版、广播影视、演艺娱乐、广告服务等传统文化产业中的应用打造文化科技成果转化平台。支持建设山东省5G高新视频、文化创意产业和智能制造、数字媒体金融创新创业共同体,抓住了我们漫画产业发展的关键。”

  当前,我国文化和科技融合产品创作正处在爆发期,而文化产品要适应新一代观看阅读习惯,离不开数字信息技术。

  动漫是典型的“文化+科技”产品,疫情期间,记者和孩子的接触多了一些,孩子的阅读倾向让记者对动漫文化产品多了一分关注。

  大孩子上小学,喜欢的主要是一些英语视频故事,每天都观看佩奇、汪汪队等视频作品,也喜欢一些国内作家写的儿童作品,比如《小米啦的故事》;次孩还小,刚开始能够流利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主要喜欢美国儿童书籍《爱探险的朵拉》。

  最近几年,记者曾试着让大孩子读《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四大文学名著,家里也买了各种名著读本,比如拼音版的那种,但很不成功。当然,若放下书,单独讲三国故事、西游记故事,孩子也能听下去,孩子班上一些男同学,就很喜欢孙悟空,但对比来看,佩奇、朵拉、小米啦等显然更抓住了“新一代”的兴奋点。

  观察发现,孩子喜欢的作品,大都和自己的生活接近,《小米啦的故事》就是写小学生日常生活的。这一发现,回溯自己的少年和童年,就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小时候能够读进《西游记》和《水浒传》?是不是因为过去文化产品贫瘠,没有对比?当然,今日不愿读不代表明日不愿读,孩子长大了可能会发现这些古典小说的价值,但最接近少年儿童生活的作品创作中,国内文化产品目前显然不占优势,很难走进他们童稚的心灵。很多幼儿园都让孩子学会了背诵《三字经》,但这是灌输的,不是孩子自己选择的。

  “文章合为时而著”,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作品,不同时代的人们也有不同的阅读倾向,这恐怕是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内少年儿童文化产品确实也在快速崛起。去年,在打破《疯狂动物城》创下的全球动画电影的中国市场票房纪录后,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点燃电影暑期档,上映不到三周,票房直破36亿元人民币。《哪吒》不仅观影总人次破亿,也在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中获得国产动画电影最高分,被称为新的“国漫之光”。

  虽然国内文化和科技的好作品在逐年增多,质量也逐渐提高,但相比英国佩奇、美国朵拉这样的全球传播作品,我们的差距依然十分明显。

  全球新经济商业情报数据平台艾媒报告显示,尽管经历了多年的快速成长,2019年中国动漫产业总体仍处在全球中上等水平,2019全球动漫产业仍以美国、日本双头称霸。美国迪士尼2019Q2财报公布,其营业利润再创新高;漫威IP制作的《复仇者联盟四》全球吸金。日本方面,2013年至2018年,日本动画内容发行总收益不断上升,吉卜力工作室的影响不容小觑。2019年我国动漫产业已达到1941亿元的总产值规模,但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市场40% IP来源于美国,只有26%来源于中国大陆。IP,即Intellectual Property,直译是知识产权。

  《小猪佩奇》是由英国人Astley Baker Davis创作、导演和制作的一部英国电视动画片。由英国Entertainment One于2004年5月31日发行首播,目前已于全球180个地区播放;中国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也曾经热播。

  据腾讯评论统计,在微博上,“小猪佩奇”话题的阅读量超过两亿,帖子达到上千个;在视频网站爱奇艺上,《小猪佩奇》动画片累计的播放量达到131.2亿次。微信公众号“广告门”总结称,《小猪佩奇》有四组权威数据证明自己的传播力:豆瓣评分9.2分,用户体验佳,好评率高;年播放量100亿次(国内),用户规模大,爆发期短;《小猪佩奇》2016年全球收入70亿元人民币,变现模式成熟,吸金能力佳;2020年预计全球收入120亿元人民币。

  一年吸金100亿元上下,而且吸金能力连年上升,如此可观的数据你就得明白,小猪佩奇一定是在吸引孩童的同时,也吸引了大人,而且内容是有益于孩子成长的,否则家长不会让孩子观看阅读。这就叫人不得不思考,小猪佩奇何以深度介入了中国的少年儿童教育市场?

  据记者和孩子体验分析,佩奇故事的成功起码有两个方面:一是我们俗话说的“贴近”。故事围绕佩奇与家人的愉快经历,幽默而有趣,藉此宣扬传统家庭观念与友情,鼓励小朋友们体验生活,和少年儿童的日常生活“零距离”,也符合今天人们重视亲情友情的精神需要。二是产品开发丰富,有视频、图书、玩具。有一次记者带孩子到杭州游玩,在文化市场看到一个佩奇和乔治爬楼梯的电动玩具,不买孩子不让走,你说这吸引力该有多大!孩子渐大之后,英文版佩奇又成了学习英语的捷径,每天看视频不辍,这又是怎样一个巨大的市场?

  由美国尼克频道制作的《爱探险的朵拉》,是一部风靡全球的美式英语教学片,也深受我国少年儿童欢迎。朵拉故事有下面几个特征:一是鼓励孩子勇敢探险,二是鼓励孩子想办法克服困难,三是克服困难讲究逻辑次序,四是在克服困难的过程中贯穿知识教育。比如,在《我爱上学》片段中,朵拉他们要去上学,先要穿过字母镇,这是让孩子记住26个英文字母;其次穿过数字山,这是让孩子记住1到10的数字。和教育“游戏化”接轨,你得承认其中的高明之处。

  与佩奇故事相类似,朵拉也是多种产品连续开发,它们的一大共同特征,就是文化产品保持持续的盈利能力。相比之下,我们的许多文化产品,只是“一锤子买卖”,热乎一阵儿便冷下来。

  文化和科技的结合,不应是一种“物理”的结合,而应该是一种“化学”的结合,要强调身心的全面融合。文化市场不能讲“占据”,而是要讲“笑纳”。“占据”是居高临下地灌输思维,而“笑纳”是用市场的办法,自然而然地让读者和观众主动接受。从“笑纳”讲,我们需要研究读者和观众的心理,要知道他们想什么,需要什么,喜欢什么。

  王振华认为:当前,我们确实缺乏动漫精品,缺少有影响力的动漫品牌,企业大多规模小,产业水平低,产业链条也比较短。动漫文化产品的开发,要靠政策、投入、人才等综合要素的投入。以人才来说,“文化+技术”的复合型人才较少,山东90%的院校开设了动漫相关专业课程,相关专业毕业生基数庞大,但缺乏高端创意策划与经营管理人才,高校在探索创新人才培养模式,但效果并不显著。

  高质量动漫产品的开发,离不开高水平的创新创意,这是我们最稀缺的。近几年,我们的文化创新意识开始复苏,但还远远不够。

  有学者曾研究分析中国动漫产业的创新现状,认为动漫产业创新的形势和现状令人堪忧,其主要问题包括:创新文化和创新环境欠缺,包括社会创新氛围欠缺以及创新环境不如人意;创新人才和创新教育不足,包括创新思维教育欠缺以及高端创意人才不足;原始创新能力和自主创新能力疲软,内容创新能力低下,技术创新也明显不足。

  尽管这样,但大家又普遍认为我国动漫文化市场广阔。我国有14亿人口,在世界上没有比中国更大的市场,我国动漫文化产品的落后,主要原因是起步晚。

  “哪吒和悟空”是一种“无中生有”,“佩奇和朵拉”也是一种“无中生有”,但“无中生有”也有高下之分。时代在变化,我们要增强创新意识,跟上时代的变化,研究新时代人们的文化产品需求,创造出中国风格中国气派而又能刷遍全球的文化产品。

  去年8月,《哪吒》中文普通话加英文字幕版在洛杉矶、纽约等地的66家IMAX 3D影院上映,随后于9月初在北美2D影院全面铺开,北美票房总额约370万美元。今年1月31日,《哪吒》英文配音版更登陆北美院线。

  不仅仅是《哪吒》,“中国风”整体在起势。《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小说《西游记》故事为蓝本,《大鱼海棠》以庄子《逍遥游》思想为创意原点,《白蛇:缘起》在民间故事《白蛇传》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有评论指出,这些产品并非照相似的再现传统文化,而是找到与当下观众的共鸣点,赋予契合时代的表现形式和思想内涵,通过对传统文化的现代表达,让作品与观众与时代同频共振。

  不管怎么说,风靡全球,应该是文化产品成功的真正标志。《哪吒》在美国上线是中国文化产品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但我们文化产品的短板依然是明显的,我们要正视差距,迎头赶上。

  4月10日,山东省科学技术厅等7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快推动山东省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的实施意见》的通知,通知旨在深入贯彻国科发《关于促进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的指导意见》文件精神,促进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全面提升文化科技创新能力,推动全省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通知指出,山东“到2025年,建成50家左右特色鲜明、示范性强、管理规范、配套完善的省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100家左右拥有知名品牌、引领行业发展、竞争力强的省级文化和科技融合领军企业”。

  山东省动漫行业协会会长、山东世博动漫产业集团董事长王振华长期关注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他对这个通知下发表示高兴:“我们中国的文化艺术水平很高,但产业发展不足,而振兴文化产业必须依靠高科技,依靠大型骨干企业,通知重视打造文化和高科技融合发展企业,支持互联网信息技术在印刷出版、广播影视、演艺娱乐、广告服务等传统文化产业中的应用打造文化科技成果转化平台。支持建设山东省5G高新视频、文化创意产业和智能制造、数字媒体金融创新创业共同体,抓住了我们漫画产业发展的关键。”

  当前,我国文化和科技融合产品创作正处在爆发期,而文化产品要适应新一代观看阅读习惯,离不开数字信息技术。

  动漫是典型的“文化+科技”产品,疫情期间,记者和孩子的接触多了一些,孩子的阅读倾向让记者对动漫文化产品多了一分关注。

  大孩子上小学,喜欢的主要是一些英语视频故事,每天都观看佩奇、汪汪队等视频作品,也喜欢一些国内作家写的儿童作品,比如《小米啦的故事》;次孩还小,刚开始能够流利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主要喜欢美国儿童书籍《爱探险的朵拉》。

  最近几年,记者曾试着让大孩子读《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四大文学名著,家里也买了各种名著读本,比如拼音版的那种,但很不成功。当然,若放下书,单独讲三国故事、西游记故事,孩子也能听下去,孩子班上一些男同学,就很喜欢孙悟空,但对比来看,佩奇、朵拉、小米啦等显然更抓住了“新一代”的兴奋点。

  观察发现,孩子喜欢的作品,大都和自己的生活接近,《小米啦的故事》就是写小学生日常生活的。这一发现,回溯自己的少年和童年,就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小时候能够读进《西游记》和《水浒传》?是不是因为过去文化产品贫瘠,没有对比?当然,今日不愿读不代表明日不愿读,孩子长大了可能会发现这些古典小说的价值,但最接近少年儿童生活的作品创作中,国内文化产品目前显然不占优势,很难走进他们童稚的心灵。很多幼儿园都让孩子学会了背诵《三字经》,但这是灌输的,不是孩子自己选择的。

  “文章合为时而著”,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作品,不同时代的人们也有不同的阅读倾向,这恐怕是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内少年儿童文化产品确实也在快速崛起。去年,在打破《疯狂动物城》创下的全球动画电影的中国市场票房纪录后,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点燃电影暑期档,上映不到三周,票房直破36亿元人民币。《哪吒》不仅观影总人次破亿,也在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中获得国产动画电影最高分,被称为新的“国漫之光”。

  虽然国内文化和科技的好作品在逐年增多,质量也逐渐提高,但相比英国佩奇、美国朵拉这样的全球传播作品,我们的差距依然十分明显。

  全球新经济商业情报数据平台艾媒报告显示,尽管经历了多年的快速成长,2019年中国动漫产业总体仍处在全球中上等水平,2019全球动漫产业仍以美国、日本双头称霸。美国迪士尼2019Q2财报公布,其营业利润再创新高;漫威IP制作的《复仇者联盟四》全球吸金。日本方面,2013年至2018年,日本动画内容发行总收益不断上升,吉卜力工作室的影响不容小觑。2019年我国动漫产业已达到1941亿元的总产值规模,但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市场40% IP来源于美国,只有26%来源于中国大陆。IP,即Intellectual Property,直译是知识产权。

  《小猪佩奇》是由英国人Astley Baker Davis创作、导演和制作的一部英国电视动画片。由英国Entertainment One于2004年5月31日发行首播,目前已于全球180个地区播放;中国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也曾经热播。

  据腾讯评论统计,在微博上,“小猪佩奇”话题的阅读量超过两亿,帖子达到上千个;在视频网站爱奇艺上,《小猪佩奇》动画片累计的播放量达到131.2亿次。微信公众号“广告门”总结称,《小猪佩奇》有四组权威数据证明自己的传播力:豆瓣评分9.2分,用户体验佳,好评率高;年播放量100亿次(国内),用户规模大,爆发期短;《小猪佩奇》2016年全球收入70亿元人民币,变现模式成熟,吸金能力佳;2020年预计全球收入120亿元人民币。

  一年吸金100亿元上下,而且吸金能力连年上升,如此可观的数据你就得明白,小猪佩奇一定是在吸引孩童的同时,也吸引了大人,而且内容是有益于孩子成长的,否则家长不会让孩子观看阅读。这就叫人不得不思考,小猪佩奇何以深度介入了中国的少年儿童教育市场?

  据记者和孩子体验分析,佩奇故事的成功起码有两个方面:一是我们俗话说的“贴近”。故事围绕佩奇与家人的愉快经历,幽默而有趣,藉此宣扬传统家庭观念与友情,鼓励小朋友们体验生活,和少年儿童的日常生活“零距离”,也符合今天人们重视亲情友情的精神需要。二是产品开发丰富,有视频、图书、玩具。有一次记者带孩子到杭州游玩,在文化市场看到一个佩奇和乔治爬楼梯的电动玩具,不买孩子不让走,你说这吸引力该有多大!孩子渐大之后,英文版佩奇又成了学习英语的捷径,每天看视频不辍,这又是怎样一个巨大的市场?

  由美国尼克频道制作的《爱探险的朵拉》,是一部风靡全球的美式英语教学片,也深受我国少年儿童欢迎。朵拉故事有下面几个特征:一是鼓励孩子勇敢探险,二是鼓励孩子想办法克服困难,三是克服困难讲究逻辑次序,四是在克服困难的过程中贯穿知识教育。比如,在《我爱上学》片段中,朵拉他们要去上学,先要穿过字母镇,这是让孩子记住26个英文字母;其次穿过数字山,这是让孩子记住1到10的数字。和教育“游戏化”接轨,你得承认其中的高明之处。

  与佩奇故事相类似,朵拉也是多种产品连续开发,它们的一大共同特征,就是文化产品保持持续的盈利能力。相比之下,我们的许多文化产品,只是“一锤子买卖”,热乎一阵儿便冷下来。

  文化和科技的结合,不应是一种“物理”的结合,而应该是一种“化学”的结合,要强调身心的全面融合。文化市场不能讲“占据”,而是要讲“笑纳”。“占据”是居高临下地灌输思维,而“笑纳”是用市场的办法,自然而然地让读者和观众主动接受。从“笑纳”讲,我们需要研究读者和观众的心理,要知道他们想什么,需要什么,喜欢什么。

  王振华认为:当前,我们确实缺乏动漫精品,缺少有影响力的动漫品牌,企业大多规模小,产业水平低,产业链条也比较短。动漫文化产品的开发,要靠政策、投入、人才等综合要素的投入。以人才来说,“文化+技术”的复合型人才较少,山东90%的院校开设了动漫相关专业课程,相关专业毕业生基数庞大,但缺乏高端创意策划与经营管理人才,高校在探索创新人才培养模式,但效果并不显著。

  高质量动漫产品的开发,离不开高水平的创新创意,这是我们最稀缺的。近几年,我们的文化创新意识开始复苏,但还远远不够。

  有学者曾研究分析中国动漫产业的创新现状,认为动漫产业创新的形势和现状令人堪忧,其主要问题包括:创新文化和创新环境欠缺,包括社会创新氛围欠缺以及创新环境不如人意;创新人才和创新教育不足,包括创新思维教育欠缺以及高端创意人才不足;原始创新能力和自主创新能力疲软,内容创新能力低下,技术创新也明显不足。

  尽管这样,但大家又普遍认为我国动漫文化市场广阔。我国有14亿人口,在世界上没有比中国更大的市场,我国动漫文化产品的落后,主要原因是起步晚。

  “哪吒和悟空”是一种“无中生有”,“佩奇和朵拉”也是一种“无中生有”,但“无中生有”也有高下之分。时代在变化,我们要增强创新意识,跟上时代的变化,研究新时代人们的文化产品需求,创造出中国风格中国气派而又能刷遍全球的文化产品。

  去年8月,《哪吒》中文普通话加英文字幕版在洛杉矶、纽约等地的66家IMAX 3D影院上映,随后于9月初在北美2D影院全面铺开,北美票房总额约370万美元。今年1月31日,《哪吒》英文配音版更登陆北美院线。

  不仅仅是《哪吒》,“中国风”整体在起势。《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小说《西游记》故事为蓝本,《大鱼海棠》以庄子《逍遥游》思想为创意原点,《白蛇:缘起》在民间故事《白蛇传》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有评论指出,这些产品并非照相似的再现传统文化,而是找到与当下观众的共鸣点,赋予契合时代的表现形式和思想内涵,通过对传统文化的现代表达,让作品与观众与时代同频共振。

  不管怎么说,风靡全球,应该是文化产品成功的真正标志。《哪吒》在美国上线是中国文化产品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但我们文化产品的短板依然是明显的,我们要正视差距,迎头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