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蝙蝠 >

韩国电影100部(九)丨“我想永世和你在一起”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9-25 02:43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蝙蝠]算得上是朴赞郁最受争议的作品之一。该片曾打败奉俊昊的[母亲],成功入选当年的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但同时它在本土的评价却呈现出两极化的争论。 收到戛纳主竞赛单元的邀请时,朴赞郁一脸受宠若惊,克里斯蒂安蒙吉竟然没进,老早听说的是枝裕和也没

  [蝙蝠]算得上是朴赞郁最受争议的作品之一。该片曾“打败”奉俊昊的[母亲],成功入选当年的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但同时它在本土的评价却呈现出两极化的争论。

  收到戛纳主竞赛单元的邀请时,朴赞郁一脸受宠若惊,“克里斯蒂安·蒙吉竟然没进,老早听说的是枝裕和也没有在名单呢,而我竟然能够入选,我确实受到了惊吓”。

  来自欧洲的惊喜也算是缓和了朴赞郁因[蝙蝠]在本国遇冷而跌入低谷的心情。

  [蝙蝠]上映后,观众评价两极化,打10分与打0分的比比皆是,即便是朴赞郁本人也表示,“这次的这种趋势简直可以用‘大势’来形容”。

  不过比起这种极端评价,朴赞郁更“讨厌”那些给出6、7分的,因为在他看来:

  “给出0分的观众是完全不喜欢这部电影,而这或许正是给出满分的观众喜欢的地方,而给出6、7分的观众,则感觉是比起讨厌电影,更讨厌朴赞郁,这种评价让我很受伤”。

  朴赞郁也承认“[蝙蝠]是一部令人费解的电影”,面对付费观片的观众的辱骂,他理解,但同时也担忧过分地消极评价会影响观众的观影热情。

  此时,戛纳的邀请恰好缓解了[蝙蝠]的票房危机,海外的认可激发国内的观影热潮,这部电影以两百万人次票房圆满收官。

  在与宋康昊合作[共同警备区]时期,朴赞郁便在脑海中勾勒出它的原始轮廓,“当时最先有的画面是男主角,设想的是一个神父或者医生,在前往非洲助人后感染传染病”。

  虽然有人认为朴赞郁之后制作的短片[拼接](男主角为吸血鬼)已经初显[蝙蝠]端倪,可导演本人否认了二者的联系性:

  “男主角从一个人变成吸血鬼的构思是有一个过程,在拍摄短片时,我并没有将两者联系在一起,因为当时我对[蝙蝠]并没有具体的构想,因此同为吸血鬼只是巧合而已”。

  对朴赞郁来说,[蝙蝠]来之不易。男主角的角色渐渐丰满之际,他对女主角的构思陷入瓶颈:

  “能够让这样一个男人陷入爱情的女子该是什么模样,我非常苦恼。我曾想象出多种形象,但都不太满意。直到合作的安秀贤PD提出了他的想法,”即改编《弑夫情案》。

  “这部小说一直是我想要翻拍的作品,我的想法是把它置放在现代韩国的背景中,不过当安秀贤提出那个想法后,我便尝试将它与[蝙蝠]合并,才有了现在的电影”。

  别看朴赞郁在电影技巧方面不断求新,他对工作人员的态度却是越“旧”越好。

  演员中除了金玉彬外,宋康昊、申河均都是[我要复仇]中的老伙伴,包括郑振勋摄影、柳城熙艺指、朴贤元照明导演与曹永煜音乐导演等都是来自“复仇三部曲”中的精英。

  金玉彬的投入也是[老男孩]中刘智泰之后的第二次尝试,不过后者是主动自荐、积极备战的状态,而前者则是商定后,“像完成工作一样合作”。

  再次启用宋康昊与申河均,朴赞郁也费了不少功夫。申河均在[我要复仇]中的戏份也算是与宋康昊平起平坐,到了[蝙蝠]中就是个配角。

  朴赞郁担心他不愿出演,连戏份多少都没敢提,直到把人“骗”来了,才敢送出剧本。

  而邀请宋康昊时,朴赞郁仍担心诡异的角色以及过分的尺度或许会遭到对方的拒绝。因此,朴导演采取“死缠烂打”政策。

  即便当时宋康昊已经带着家人在海外旅游,他也隔三差五地来一通电话,“只有我带着金玉彬那丫头儿能干啥,一定得有你坐镇才行”。

  对朴赞郁来说,韩国演员中能让他放心的男演员或许只有申河均、宋康昊与崔岷植三人了。

  宋康昊因角色问题受到观众抵制,但在作为导演的朴赞郁看来,作为演员的宋康昊确实是个“天才”。

  “宋康昊将原剧本中那些晦涩的幽默表现得很好。以整部电影的背景为基础,他即兴发挥出的身体与语言幽默也非常有趣,这些幽默是连我都没有想到的,”

  朴赞郁表示,“宋康昊作为一个演员在很多方面都非常出色,若要我选,他最突出的就是他对节奏的掌控力。”

  无论是照本宣科抑或即兴发挥,他都能够掌握好那个节奏,这或许也是奉俊昊对他“欲罢不能”的原因吧。

  [我要复仇]中他电击裴斗娜,在水中殴打申河均,客串[亲切的金子]时也曾对“金子”李英爱拳打脚踢,在[蝙蝠]中更是对金玉彬“肆无忌惮”,真实的打人场面令观众印象深刻。

  “那确实是真打,”朴赞郁对画面的真实要求自然不会让手下人搞些假动作,而宋康昊的专业度也在此时体现:

  “即便我不作要求,宋康昊也会真的动手,但是一般这种戏份,他从不会NG,往往是一次过,这也是对手戏演员们最欣赏他的地方了”(笑)。

  朴赞郁说,“电影中的男主角几乎是以我为原型,在电影中他的挣扎也是我曾遇到的问题。”

  对于更多观众来说,与其是期待这部电影本身的内容,不如说更期待的是宋康昊与朴赞郁10年后双剑合璧的效果。观众对二人的信任支撑起了这部电影的前期宣传。

  前文说到朴赞郁在[共同警备区]时期就开始琢磨[蝙蝠]的剧本,演员也基本就是那时候就定下了。

  在[共同警备区]的整个宣传期,朴赞郁逮着时间就给宋康昊与申河均“洗脑”,强烈邀请他们加入。

  申河均是二话没说答应了,但宋康昊听完那个“离经叛道”的故事后,立刻双手摆起,正式地回绝了朴导演。朴导演邀约不成也不放弃,继续安利。

  “我记得我当时正式拒绝了三次,原因无他,只是觉得这部电影有太多突发性与冒险的成分,与之前韩国传统的韩国电影走着完全不同的方向,”

  一直走着稳扎稳打路线的宋康昊自己也非常困惑,“作为演员,我到底要拍什么样的电影,我是不是成功得太保守与安全了?”

  当然,在朴赞郁再三的拜托下,宋康昊还是答应了。二人相识10年后再次携手,观众的期待也可想而知。

  [蝙蝠]上映后,朴赞郁说:“如果说我和宋康昊以前是很好的朋友的话,那我们现在更像是亲兄弟一般。”

  别误会,朴赞郁并非在说俏皮话,只是通过宋康昊饰演的神父,朴赞郁找到了自己的

  据朴导演说,[蝙蝠]中神父的原型正是导演本人,“他是我创造的人物中与我最相近的。”

  因此,由外貌与性格完全不同的宋康昊来饰演的微妙感觉令他有一种浑身毛细血管都张开的感觉。

  或许正是这种感觉的互通,朴赞郁对宋康昊也有了进一步的亲密感,他开玩笑说,“这样到最后的结果,会不会是出柜呢?”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心拍戏的宋康昊可没想去读懂朴赞郁的“心”,宋康昊很不懂风情地来了一句:

  “演戏的话不能理解太多,否则身体和台词都会变得僵硬。对我来说,演戏的时候啥也不想才能集中表演”。

  2000年初听到剧本梗概的宋康昊便认为这部电影是一部在商业上很难成功的作品。为了能够走出不同的发展方向,他尝试了这种可能性。

  “这部电影的背景其实是以朴赞郁导演小时候生活的天主教环境为蓝本,或许是因为他没有成为教徒,所以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想象力。看似很复杂的故事,其实故事走向很清晰,第一,神父变成了吸血鬼,第二,神父有了喜欢的女人”。

  宋康昊自认为[蝙蝠]是他演绎的角色中最为独特的(他一般都是演小人物,而且多为父亲),幸好自小在小剧场摸爬打滚这么多年的的表演经验令他驾驭起来仍然游刃有余。

  韩国宗教题材的电影,主题无非是“救援与牺牲、宽恕与审判”,在这方面比较有代表性的导演,比如朴赞郁、李沧东、金基德。

  不同的是,朴赞郁是以“审判者”自居,而金基德是绑上了“西绪福斯的枷锁”,李沧东则在神与人之间拍着爱情故事。

  朴赞郁在这方面的选择是非常类型化的,因此,也成为韩国导演中的一抹异色,即便是朴赞郁导演本人其实也被自己的一些镜头语言瘆出了鸡皮疙瘩。

  比如,电影中宋康昊、金玉彬、申河均三人同床的场面。申河均抱着缠绕海草的石头躺在中间的场面诡异、瘆人。

  即便连影片的艺指看到这个画面都连呼“受不了”,并建议导演删除,但朴赞郁却非常满意这个画面构成,甚至还略带遗憾地表示:

  “本来设定的是申河均是裸体出现的,不过由于审查的一些原因,衣服还是给他穿上了。”

  除此外,女主角泰珠爱在半夜赤脚奔跑的场面也是朴赞郁选出的“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场面之一。

  “由于压抑,泰珠从小爱赤脚乱跑,脚上都跑出了茧子,而当神父出现后,他将自己的皮鞋穿在了泰珠脚上,原意是想拍出一种浪漫的感觉,但却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朴赞郁力排众议地要求把这个场面留下,尽管他自己也说,“我真的是咬着牙忍着的”。

  能够演绎出如此诡异效果,女主角金玉彬功不可没。新人之资,却不输朴赞郁电影中的其他女演员。

  参演[多细胞少女]时被拍摄导演相中,并“呈”给朴赞郁。二人在酒桌上面试,金玉彬用了10分钟、两瓶红酒,“拿下”了导演。

  “我本来就是一个情绪起伏大的人,恰好,片中的角色也是这样的人物,于是我就在10分钟内展示了这一点”。

  不过,无论是从气质感觉,抑或是言行举止,金玉彬的感觉都与曾经的姜惠贞([老男孩])相似,朴赞郁并不否认:“她的言行举止宛若当年刚出道的姜惠贞”。

  或许正是这份空灵天真戳中了朴赞郁的点,成就了她的“[蝙蝠]之旅”,“电影中的主角就是一个单纯的恶人,像是一个拿着刀子的小孩子,只要有了欲望,就直接去掠夺的感觉”(金玉彬语)。

  电影开拍的第一场戏便是与宋康昊的情感对手戏,金玉彬倒也不怯场,不过毛躁的性格,还是给导演带来了不少麻烦,“我在导演眼里就是一个有这茬、没下茬的人,整天在片场出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