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恶魔法则 >

第五百八十一章 【那个红头发的男人】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10-05 23:49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大家可以去《天启之『门』》的作品相关里,看到《天骄无双》终章的字样,就在那里。 嗯,【那个红头发的男人】,这个章节标题为什么是这样,大家一看就知道了 废话,谁不怕死?杜微微冷笑:我费尽心血做出这么大一个局面当然是要追求胜利可是追求胜利,前提

  大家可以去《天启之『门』》的作品相关里,看到“《天骄无双》终章”的字样,就在那里。

  嗯,【那个红头发的男人】,这个章节标题为什么是这样,大家一看就知道了——

  “废话,谁不怕死?”杜微微冷笑:“我费尽心血做出这么大一个局面……当然是要追求胜利……可是追求胜利,前提是我必须活着!我若是死了,还怎么享受胜果,怎么享受胜利的喜悦?”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刚才落雪做出另外一个选择呢?它选择凭着被生命力反噬也要当场杀了我们呢?”陈道临问道。

  “我会立刻掉头逃跑!有多远跑多远!甚至不惜躲到大雪山上去,躲到南洋去,然后等我的实力继续增长,等我真正的在领域境界之中站稳了,我再回来找它报仇……不过,那样的话,我会杀光精灵族。”

  “我从不否认这一点。”杜微微冷笑道:“对于个体而言,我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我活着,才能感受这个世界!我若是死了,这个世界对我而言,就等于不存在了!人为什么不能自私?至于小气……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一笔债要向你讨还。”

  “…………你会现在还想让我娶你吧?!你这么狠毒的女人,若是娶回家,我会每天晚上睡不着觉的!我担心我睡着的时候,你都会算计我!”

  杜微微的语气很冷漠:“达令陈,我不爱你。这一点,我心中非常清楚,我想你也一定很明白。”

  “我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杜微微冷冷道:“但是我需要一个后代,这是我的身份,我的血统决定了我的责任!而且,为了保证这个后代的优良血统,我必须严格挑选一个出色的配偶。”

  “再说一遍,我不爱你,达令陈。”杜微微淡淡道:“在我的心中,你只是一个让我很欣赏,觉得很有趣的男人,或者说,可以做一个朋友,让我觉得有资格和我成为朋友的人,也就仅此而已了。”

  “所以,我会让你娶我,但这段婚姻只是一个幌子。我不需要你做我真正的丈夫,你只需要在我最佳受孕期……和我同床就可以了,你看,非常简单的事情,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只需要几次就会成功。之后……就算你想碰我,我也会把你踢得远远的。达令陈,你只是为我儿子提供另一半血脉的人而已。”

  杜微微很自信:“我充分信任我的军队。洛维只出色的指挥官,而且……没有了铜虎这个家伙……兽人那已经被草原骑兵拖一天的疲惫之师,不是我们的对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兽人应该已经全军溃败多时,我的骑兵一定已经正在追杀,说不定已经追杀到了西北要塞北边去了……收拾战场的事情,按照之前的约定,都交给了你的人马——嗯,毕竟这里算是你罗瓦男爵的领地。”

  “你会的。”杜微微笑道:“第一……虽然你现在很厉害,但是……你很清楚,我这个人不达目的不罢休,如果你拒绝我,说不定我这个可怕的女人又会做出什么更恐怖的计划或者事情来逼迫你就范。第二么……我自问相貌还不错,而且又不要你一辈子对我负责……对于男人而言,反正又不吃亏,你有什么必要誓死抗拒?”

  这一战根据事后统计,战前草原骑兵十四万,在和兽人血战一场后,战场上能找到的尸体,共计四万八千余。

  兽人战死五万八千余(大部分死于和草原骑兵之战),被俘四万三千余(大部分在遭到郁金香家军队进攻溃败后,被俘)

  十日后,弥赛亚携大胜之势挥军南下,集结郁金香家族骑兵空军步军共计八万余,兵临努林行省首府木兰城下。

  西北军区总长官,帕宁公爵,只身出城,于城外与郁金香公爵会晤面谈,一个时辰之后,帕宁只身回城——有身边的贴身亲卫发现,帕宁公爵大人有受伤吐血的痕迹。

  西北战区军队向郁金香家族开放所有军事设置和区域,并有条件的向郁金香家军队放弃武装。

  占据了自由港的异族联军,在精灵王落雪的号令之下,挥军北上,离开了自由港。

  至此,罗兰帝国西北地区,全境成为郁金香家实际掌控区域,郁金香家族拥兵超过二十万。

  五月中旬,在楼兰城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郁金香公爵弥赛亚,与罗瓦男爵达令陈正式宣布结婚。

  六月下旬,皇后吉尔分娩,生下皇女,罗林家族举族庆贺,然而族长阿克尔却一夜白头,第二天,阿克尔辞去军务大臣之职。

  数日后,罗林家族嫡系子弟,在阿克尔的带领下,迁出帝都,回归南方罗林平原。

  而此时,一封来自西北郁金香家的密信被送往帝都,第二天,皇宫中希洛宣布,努林行省并入郁金香家领地。

  初春飘雪的季节,郁金香公爵杜微微分娩,产下一子一女。郁金香家举族欢庆,楼兰城彻夜狂欢。

  四月,郁金香公爵回京述职,四万军队随行,旌旗招展,空中飞艇遮天蔽日,所到之处,城郭大开,无有阻拦。

  四月底,皇帝宣告天下,将独女订婚于郁金香公爵之子。并正式确立皇位继承人序列。

  这个对自己残酷,对敌人更残酷的女人,在怀孕之后,一直到分娩下一儿一女……那一刻,仿佛这个女人身上的锋芒,就减轻了许多。

  站在帝都的大街上,陈道临看着那繁华的阿喀琉斯大街,看着那热闹非凡的郁金香工坊,以及旁边庞贝商会门口,胖子安古洛一脸感慨的胖子。

  事实上,陈道临刚刚和安古洛开怀畅饮了一场,同醉的还有罗斯那个家伙,这个家伙烂醉如泥,被家中仆人扛了回去。

  郁金香家如今拥兵二十万,而且都是精锐……希洛无论是在兵力,和威望上都差得太远!

  尤其是郁金香家族在西北一战,同时搞定了草原人和兽人的数十万大军……几乎在短短的时间内,杜微微的声望直追她的先祖杜维!

  况且如今杜微微已经进了帝都,大权在握,一个护国亲王的位置,几乎把皇帝希洛彻底架空。

  一切,都如同一百四十年前,她那位先祖做的一样。只不过当时的杜维是女皇的丈夫,架空就架空了,女皇本人也没心思执政。

  杜微微的想法是,且让希洛在皇位上待着,反正郁金香家的军队进城之后,希洛在皇宫之中,几乎就如同是被软禁一般。

  这是杜微微的决定。为了皇位的继承人选,杜微微绝对不会让希洛再弄出一儿半女来。

  皇宫之中,希洛身边的伺候的仆从全部都换成了男人……这种时候,若是希洛还能生出孩子的话,那简直就是奇闻了。

  她也不打算再有什么孩子了……事实上,自从杜微微怀孕之后,她和陈道临就再也没有任何亲密的关系——这个女人当初说的没错,她不爱陈道临,的确不爱。

  她的打算是这样的,儿子娶皇女,然后,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把奥古斯丁家的皇位,变成郁金香家的皇位。

  为了不再重蹈覆辙,杜微微甚至做好了决定,一旦自己的儿子将来成为皇帝,将彻底废除郁金香公爵这个爵位!

  她的境界和力量没有再提升,但是杜微微依然悄悄的告诉了陈道临,她有了那种感觉……这个世界似乎在慢慢的排斥她。

  如果……陈道临相信,如果杜微微过早的要离开这个世界的话,那么以杜微微的性子,她一定会在她离开之前,弄死希洛。

  一旦杜微微若是发生什么意外,意外的过早离开这个世界,那么接下来的计划,就只有靠陈道临来执行了……

  但是……陈道临很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除了和杜微微生下的一儿一女之外……他还没有别的后代。

  至于巴罗莎……如果有幸能生出一个半人半精灵的话……最多继承一个男爵爵位罢了。

  至少,不用担心罗兰帝国如同当年的杜维时代之后,再次弄出一场皇族和郁金香家族,同血脉互相暗斗的场面。

  回到郁金香公爵府里,陈道临才进门,费欧娜就跑来告诉他:公爵大人一直在等你。

  两人自从播种成功后,杜微微就彻底断了和陈道临的那种关系,如今两人名为夫妻,实际上……却只是战友和伙伴的关系。

  保证两人待在一座城市,至少可以确保一旦有一方被袭,另外一方可以瞬间赶到。

  “看来是做出决定了。”杜微微轻轻笑道:“留在南方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他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让罗林家族摆脱郁金香的阴影。可我们的计划已经很明确了,一旦郁金香家族变成郁金香皇族的话……那么罗林家想摆脱,就只能谋反。”

  “所以他干脆选择离开?”陈道临忍不住笑道:“好气魄!不,应该说是好奇葩!”

  “他想占一个地方,然后好好品尝当老大的滋味,所以这封信就是来问我,他可以占哪一块。”

  “东海肯定不行。”陈道临摇头:“距离大陆太近了,不宜出现一个独立小王国。”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么……就把南洋给他吧。罗林家族原本在海军就有势力,送他一支舰队,然后随便他在南洋去折腾吧,称王还是建国,都随他去。万里海程,大家此生永不相见也好。毕竟罗林家和先祖其实是同出一脉,我也不想做的太绝了。”

  “你现在好像心变得软多了。”陈道临看着杜微微:“当初是哪个对我说,有谁敢反对的,就杀掉?”

  杜微微忽然眼神迷离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陈道临,走近了几步,压低了嗓音,柔声道:“我最近的确觉得自己有了些变化,有时候半夜醒来,追忆往事,忽然发现自己心态就有些不同了。每每夜晚的时候,一个人抱着被子,却忍不住回想起我们当初的那几个夜晚……其实,我觉得,身边睡着一个人,也不是太过于难以接受的事情……”

  不是他好色,而是……男女之间一旦曾经越过雷池,那么关系和心态自然就不同了,何况,杜微微这一年多来,生得越发美艳惊人,陈道临每天都生活在她身边,天天看着一盘好菜,还是自己曾近品尝过的美味,却不许人再重温……这实在叫人会偶尔生出几分不爽来。

  就在陈道临看得有些入神的时候,甚至忍不住伸出手去,想拨开杜微微的发梢……

  两个领域境界的高手,虽然没有催动力量,但是书房里的桌椅,顿时全部被震碎!

  屋子里,杜微微看着陈道临,已经退开:“哼,你看看,你果然不怀好意!哼,我告诉过你,我是不会再和你有任何瓜葛了,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也不会爱上男人,你最好收拾好你的心境,否则的话,大家一起合作,难免会生出些矛盾。”

  书房里,杜微微看着陈道临的背影,若有所思,眼神里的强硬,却终究慢慢的化出了一丝柔意,虽然这一丝情绪非常非常的微弱,但毕竟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暴风军团化整为零,一共六万军队分散在数千里的地平线上,全面监视着北方的动静。

  这让兽人更加失去了脊梁骨。甚至不用罗兰人驱赶,大批大批的兽人开始往北进入了冰封森林。

  暴风军团并没有派兵沿途监视,他们只是奉命随时做好接手兽人留下的土地的准备。

  而在西北,矮人部落从乞力马罗山脉之中迁徙而出……其实人类对于矮人倒是没有太大的敌意,而且,矮人的制铁工艺在人类之中也是非常受欢迎的。

  在罗兰帝国公布的公告之中,一批矮人族选择了进入罗兰帝国,成为了罗兰帝国的国民——虽然这个融入的过程也许需要漫长的时间,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可能最终会失败。

  几个月后,当第一支北上迁徙的精灵族和兽人矮人的联合队伍,走到了冰封森林的最北部边缘的时候……再往前一步,就将踏入那座冰原!

  一百四十年前,自己亲自带着它们来到这片大陆,如今,也是自己亲自带着它们回去。

  忽然!落雪看见了前方,冰封森林外,冰原之上,在一块冰岩上,孤零零的立着一个身影!

  落雪跳下马来,轻轻将箭拔了起来,捏在手里,然后,它深深吸了口气,缓步往前步行,朝着那个精灵走去。

  落雪的声音看似平静,但其实却心潮澎湃,它忽然仿佛想到了什么:“难道……那片大陆,出了什么问题?!”

  “哪里一切都好,而且你们走之后,情况一直在好转,有些地方的土地已经开始可以耕种了,虽然依然收获不多。但大家都在努力。”

  寒夜轻轻一笑:“我原本来,一是想看一看,到底当年那么吸引你,抛弃了家园,抛弃了留守的族人,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第二么……我忍耐和压抑了心中对你的恨意,忍耐了一百四十年,终于还是被一个人类女人给勾了起来……所以,我这次来,本来是打算亲手杀了你的。”

  “我对你所有的恨,刚才都已经发泄出来了,我对你射空了箭袋……按照精灵的传统,如果所有的箭都无法消散掉心中的恨,那么这种恨,就是不应该存在的。现在,恨没有了。”

  这个来到人类世界已经一百四十年的精灵王,伟大的领袖,高贵,优雅的领袖,第一次,流淌出了热泪!

  “哼!!终于还是给我打通了空间壁障!!空间排斥我又怎么样!我还不是回来了!!”

  “原来最薄弱的坐标是在这里啊,我说为什么这里的空间壁障这么薄弱……老白,看来我又欠了你一个巨大的人情。当年你在这里苦守数十年,修炼的过程中,已经用你的力量吧这里的空间壁障消耗得差不多了么?嗯,倒又给我节约了好多时间啊。”

  这人笑了笑,站在冰窟旁感慨了一番,正要踏足走进冰窟,却忽然失笑:“物是人非……又何必进去。”

  这人低头从腰间取下了一个小小的紫色水晶,轻轻一捏,顿时就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一个娇柔清脆的声音:“……别别别,别忘记了,一定要,要去祭,祭拜老师……”“兹兹”一阵杂音,声音就仿佛换另外一个女人:“别听那个软弱的小蠢妞的话,我当年在城堡后院下埋了好几坛子酒,你都帮我挖了带回来!若是被哪个后代小子挖走了,你就帮我狠狠的打他们屁股啊!!”

  来到了大雪山上的那座大平台,巫王的宝座空着,这个男人又驻足在这里站立了会儿,走到平台边缘,朝着下面看了看。

  扭过头去,就看见从那巫王的宝座后面,探出了一个脑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他忽然跳了起来:“这居然是龙?!!见鬼!!是哪里来的??谁把这种东西带到这个世界里来了?!!是陈道临那个混蛋吗?!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

  红发男子大步走了过去,那条龙似乎感觉到了危险,转身就要跑,一道金光,就朝着远处远遁,这红发男子轻轻一笑,伸手凌空一抓。

  金龙奋力挣扎,却哪里能挣扎得动?最后无奈,只能张开嘴巴,委屈的叫了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品种?我,我的耳朵出问题了?还是这镜像术的分身出现了精神分裂?!”

  红发男子转过身来,神色平静:“哦?一个小姑娘?怎么,大雪山还在招收这种未成年的弟子吗?”

  平台的台阶下,一个全身裹着火红色狐裘的小小身影,蹒跚着爬了上来,然后先跑过去,一把抱住了金龙,抱在了怀里。

  他的眼神里忽然流露出了异样的光彩,盯着眼前的这个看上去最多只有四五岁的小孩子……嗯,准确的说是一个小女孩。

  红色的头发,挺翘的鼻梁,粉嫩的脸颊,虽然年纪还很小,但是很显然……轮廓之中已经继承的母亲的美丽。

  红发男子忽然有些激动起来,他走了过去,蹲在了小女孩的面前:“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父母是谁?”

  小女孩似乎有些畏惧,但是很快,她被红发男子的眼眸吸引,她感觉到那双眼睛格外的动人,仿佛内心深处忍不住就想要亲近这个人。

  “我叫蕾克丝·罗林·鲁道夫。”小女孩轻轻道:“我的母亲是……是郁金香公爵,我的父亲是……达,达令……”

  “达令?啊,是道临吧?是陈道临那个小子?”红发男子呆了一呆,忽然忍不住抓了抓头发:“那个小子,居然祸害到我的家族里来了?!”

  “能,能听懂。”小女孩眼睛顿时一亮,显然也有些好奇对方居然会说这种语言:“大叔,你怎么会说这种话?”

  “不可以叫大叔的。”红发男子温柔一笑,轻轻摸了摸孩子的头发:“你应该叫曾曾曾曾祖父才对。”

  “嗯,少了一个曾,辈分乱了……唉,算了,毕竟还是个小孩子。”红发男子笑道:“你有没有族名?”

  “没错,就是这种名字,你也应该有一个吧?你也应该有一个姓杜的名字,对不对?”

  “嗯,没错!我有的!”小女孩立刻用力点头,开心的笑道:“我的族名是父亲取的,我姓杜,因为我喜欢蕾丝边的衣服,所以,父亲给我取名,叫杜蕾……”

  我想表达的意思,有人在评论里猜出来了:即便你是条龙,你被束缚在一条狗的躯体里,你也只能像条狗一样汪汪叫,你也只能发出这种声音……

  经历了多次小的修改,也经历了两次砍掉主线的打击,让我对整个故事的走向彻底失去了掌控。我不想再控诉审核制度,不想再诉说我的委屈了。

  我只想对所有的读者,所有追了天骄这本书两年多的读者,说一声:对不起大家!我没做到,也没做好!跳舞愧对诸位!

  达令陈的大部分情节被砍掉了,结果导致在后面,他没有了属于自己的戏份和成长,他成了一个打酱油的“主角”,杜微微光芒万丈,达令……

  其实这几百字,在我最初开书的时候就想好了,末尾让杜维出现一下,算是一个追忆。

  我有多爱这三个字,相信所有人都知道:我每一本玄幻题材,都有郁金香的存在。

  新书我还没有签出版。我想先写,至于出版,我的打算是:能审过就出,审不过就去他!妈!的!宁可不出。

  新书《天启之门》讲述的是无奈,和……反抗!!是的,反抗是我最想表达的情绪!

  当你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忽然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想象的这么简单,你发现面临困境,甚至绝境的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